我从懂事起就开始期待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艳遇,虽说这样说也许会显得早熟或者轻浮,但其实是真的早 熟了~

我甚至幻想有一天我老妈心情沉重地告诉我,我其实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媳妇云云,虽然隐瞒了我这么多年,但人家现在旧事重提了!正常思维来说,我自然不肯,然后经过老妈苦口婆心的劝说,我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踩着七彩祥云去提亲。

一路YY,可是我竟然都没等到这个青春靓丽的谁家千金。

我可没时间浪费,然后写一个俗不可耐的爱情故事,比如爱上了C,又或者D在N年前就对我蓄谋已久然后跳入深渊约我日后相见之类的…

TMD,老子就是金庸看多了才不正常,现在的小孩子千万不要学杨过小龙女,一言不合就跳崖说16年后在断肠崖相见 ,然后杨过真16年不去找人…

反正我是老了,没有那种“一见杨过误终身”的经验,终身不敢保证,五六年还是可预见的。

X在我的意识里是个长成的人,那天我离她的脸只有6cm时,开口问了她一个我好奇很久的问题

——是不是很多人喜欢你

——是

然后空气突然安静——我在心里扇了自己几耳光~失策啊失策,我问这个蠢问题有意义吗?她永远热情洋溢的笑容,我才没有指望学会她的城府——我学不会!就像现在,这时,此刻的眼神啊。这样的眼神我尤其喜欢,我以为只有功成名就的人才会像她那样满足的看着人,但是目光从她的眼睛里反射回来,无论何时何地

无论,我都有种想闭上眼睛把她锁进我心里的冲动。

以前就说过,我欢乐的宅男生活可能会终止于我不可免俗的爱上某个人,而她又用俗套的理由不容我思考的离我而去,给我一个望尘莫及的背影。其实我是明白X渐渐远离我的理由的。把家里长短当作借口是她的不智——事实上,我的三观无法接受这类的理由,假如直接“看着你就烦”这样的话,失落一场之后一拍两散我不至于还要揣测她的心理。

所以再后来有女人对我说“我妈….”,我总有一种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冲动。

她的不智我能理解,总之她没聪明到那种地步,而我也不是傻得单纯。

我一无所有,真真切切的一无所有,我什么都不能保证,想要买房买车得以数年来计算,这个时间太长了,我给不了她也等不了。爱情在时间面前算什么,幸好当时彼此都选择了缄默。

我知道那时候X是真的喜欢我,傻子都看出来了,她时常目光温和的看我,看的发呆。她对我的好如果可以换一种身份来看,那么我勉强接受,但我不能,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们没有别的身份可以选择。

要么是恋人,要么什么都不是。

或许我还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这样说很虚伪,是不?

唯一的原因就是我的贫穷,我以前还以为真的有公主与花匠的童话,现在明白童话只是童话,是作家们穷疯了之后YY的结果。大家之所以选择相信是因为大家都很穷——我只是其中之一。

她能够接受我种种缺点唯独不能接受我的苍白,用时间来等一切丰满实在太辛苦了。如果在一起,她付出的比我有能力给予的多太多,我得她失,她失去的包括但不限于心血金钱青春等等,也许最后还会失去缓缓变质的我,而现在,她也就失去一个颇有好感的寻常男子,这么一比较高下立判,她是商人,而我成了商人的货物,食之无味弃之不可惜。

你所在的世界已经消失了,你想要的天堂也不在这里,而你所需的那些不会改变,除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