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个特殊的日子,1912年4月14日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 之后不到三个小时,也就是15日凌晨2点18分,这艘号称“永不沉没”的船便葬身大海,船上1500多人不幸遇难。距离昨天2012年4月14号刚好一百周年。

本来这种事情与我毫不相干,最多是打开快播的时候多了一个选择的而已,但是因为一个叫xy的女人,让昨天变的如此不同。 13号晚上她打电话告诉我说她要睡了,只是因为我有点点的失落感,她就很紧张的说出了已经买好11点30分到广州的火车票,本来想给我一个惊喜的事情,这个女人怕我因为一晚上没联系就变心而把这么美好的惊喜给扼杀在摇篮了,惊喜没了这就算了,还害我失眠了,掐指一下,很久都木有这种焦虑、忐忑的感觉了,上一次可以追溯到九十年代了,小学春游的前晚。

突然恍惚过来,虚度了好多光阴。 不过也可以把前面虚度光阴当作是和你相遇的铺垫,如果不是虚度了这么多光阴就会遇不到你,这样想想真的好受多了 所以我那些像气球一样每当吹大就会破灭的爱情,我那些会因为小心防护而变浅但永不会消失的痛苦,我前面的二十一年走的路,就这样吧。

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好好的珍惜,不在虚度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

早上六点就起来了准备着到车站迎接,想学着那些青春偶像剧里面的桥段一样,虽说对此很不屑很不感冒,但是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女人一定会喜欢的,结果悲剧的是找了N久也没有找到有卖鲜花的,还好亲爱的谢小姐通情达理落落大方。

真的很猿粪,她坚持说是碰巧买到13号的车票,所以很猿粪的在100周年纪念日看到了这个电影的3D版,看完电影之后没地方可去,我就牵着xy说去白云山吧,下了地铁之后一路上都是卖荧光棒的,我还很匪夷的想这些人真没有商业头脑,怎么全部卖同一个产品,结果没走多远就到了广州体育馆,碰到一个叫林忆莲的大婶在开演唱会,恍然大悟。 对于那些过激的言行举止,好像很木有素质,真的很对不起,帅哥一般都没什么素质。